大女兒出生前三個月,我便急著尋找保母,我選擇離住家較近的其中一位,決定前特地到她家看了兩次,她打著經驗豐富、有證照、只帶兩個小孩,讓我感覺一切都OK。
    剛開始還算順利,等女兒會認人後,下班去接她時,孩子總是興高采烈地迎向我們,對保母從沒表現不捨,有時將孩子交給她念大學的女兒時,孩子總表現出強烈的排斥感,偶爾還看到保母家裡垃圾桶堆滿雞蛋殼,沒多久她帶的小孩從兩個變成三個,口語間也流露出商業氣息。一天女兒突然發燒、腹瀉,大醫院檢查結果是感染沙門氏桿菌,醫院一待就是半個月,而醫生說沙門氏桿菌的感染原是來自雞蛋殼等。
    女兒出院後,匆促間我們又將她轉托給另一位保母,由於是好友介紹,我們沒多看對方環境,慘的是,這保母主觀意識很強,大熱天還讓孩子吃榴連,家裡燒香拜佛,客廳總是香煙裊繞,每回去接女兒,就見她揮汗如雨,沒幾天就得了腸炎,之後我們死也不肯再讓她帶,連預付月初的保母費也懶得跟她要,對方還很不高興的兇我們!最後,只好將女兒送回南部給家人帶,舟車往返雖然勞累,也特別思念孩子,但卻放心許多。
    小兒子出生後,我們不再講究保母要有證照,也不在乎離住家遠近,只堅持保母帶一個小孩。五十幾歲的保母個性正直,不僅愛他,甚至連她先生和念大學的兒女也加入照顧的行列,而我們三節一定包禮金,不定時送她南部寄來的水果或小禮物,如果晚點去接小孩,每超過一個小時就額外付給費用,薪水也一定準時給,在互動良好的情況下,保母更疼惜兒子。找保母的過程中,讓我領略到,除了要求保母只帶一個小孩是我們所能控制者外,接下來可能要交給上帝,看看造化後再行事了!

全站熱搜

Cl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