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李智仁的糾纏,弄得曉梅一家人都知道有他這個人存在,爸媽都極力反對曉梅和他交往,然而唯一能讓他振作的泰森卻在此刻沈默了。
    「泰森,你很忙嗎,這幾天都沒接到你電話,打電話去也找不到你,我好想你。」好不容易找到泰森的曉梅述說著對泰森的思念。
    「最近部隊要演習,有許多東西需要準備,所以比較忙。」泰森的口氣有點生澀。
    「這週我可不可以到高雄看你?」曉梅期盼的口吻中,似乎擠不出絲毫信心。
    「還是不要好了,這週可能連假都休不成,有很多事要忙呢。」泰森的答覆依然簡捷中帶點冷漠。
    感受到泰森對她漸行漸遠的態度,曉梅空虛中挾雜著無奈,心情的轉折讓她不知如何接續往後的日子,每天就悶悶的,一股強烈的無力感,令她無奈地任憑李智仁一再地追求。
    「你如果要跟那個男人交往,就給我滾出去,我不要你這個女兒。」父親盛氣的怒吼聲響徹在客廳裡。
    曉梅只是默默不語,內心的苦無人能瞭解,他也不清楚怎麼會演變到這種地步,感情的事真的那麼令人難於捉摸,一旦感覺不對,一夕之間仿彿都變了。
    最後,父親終於將曉梅趕出家門,甚至揚言要和她斷絕父女關係,此刻的曉梅更加無助了!只有在午夜夢迴時,她喊著泰森的名字,然而,泰森的心似乎不再屬於她了,那種感覺早已離她好遠、好遠!
                                                                      (7)
    「老伴,你這樣把曉梅趕出去妥當嗎?」曉梅母親帶著不捨的表情問著。
    「你覺得李智仁是個好東西嗎?」父親抱以怒氣回應。
    「不管是好是壞,都是孩子自己選擇的,他長大了,就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他自己有選擇對象的權力,他也不是我們的附屬品,我們不能所有事都為他決定,為人父母的沒辦法陪他一輩子的。」
    「是沒辦法陪他一輩子,可是我在的一天,他就該聽我的話。」
    「老伴,時代不同了,我們那一個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這樣結婚過一生,可是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流行那一套了。你聽我的勸,去把曉梅接回來好不好?」母親哀求著。
    「接他回來,不可能,我養他這麼大,有虧欠他嗎,他這麼不乖,翅膀長硬了,就搬出去,我有什麼義務要接他回來。」
    曉梅的不語,換來父親的不諒解,但是,他知道即使告訴家人,家人都不會理解他的心情。從小他在退伍軍人父親的威權教育下成長,他知道父親只會用命令的口吻告誡他應當如何如何,卻從不用同理心站在他的立場為他想想。
    她還記得小時候和鄰居小孩吵架,明明是對方無理取鬧,打了他一拳後,她被迫抵擋,父親知道後,竟然不分青紅皂白,狠狠罵他一頓,還要他跟對方賠不是,儘管當時他極力解釋,卻都被父親回以無情的怒罵,於是在往後的日子裡,當面對這類的事情的時候,他便閉口不再辯駁。
    母親是他從小一直到出外求學前唯一可以傾訴心事的對象,但是她相夫教子,家裡大小事情還是都由父親決定,母親在家裡沒有什麼發言權,而當碰到感情的事情時,曉梅只想自己一個人去面對,也從沒想過要跟母親傾訴,大學四年在外生活,加上社會經歷,似乎也擴大了他跟母親的距離。

全站熱搜

Cl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