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8)
    壽山公園的一角,泰森獨自一個人靜靜地坐立在樹蔭下的情人椅上,這張水泥情人椅是曉梅每次南下高雄看他時,他們最常坐的一張椅子。
    休假日的早晨,泰森剛從營區出來,跟同事道別,鳥獸散之後,不由自主地又走到了這張情人椅前,坐定之後,他望了望天際,天空的白雲清澈,一棵棵大樹吐出的芬多精,讓他有種如釋負重的感覺,這幾個月來身心的煎熬,真的令他有點吃不消。
    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後,他又靜靜的將思緒停留在曉梅身上,曉梅過得好嗎?這是他每天想要的答案,可是心裡的莫名,卻讓他害怕去知道這個答案。
    「我這樣做對嗎?」泰森在心裡重重地反覆問著自己。
    「那一刻她最需要的是我,我這樣對他是不是太慘忍?」
    「然道我愛他不夠深嗎?」
    ☆★?◎☆★?一堆疑問反覆地扣在泰森的心弦。
    「泰森,有一天晚上我在台中公園旁的雙十路上,看到曉梅跟一個男的坐在一部轎車內,看起來好像有說有笑的模樣。」
    這是泰森的朋友在曉梅還沒告訴他發生事情前所說的,這件事一直埋藏在他心裡頭,但他從沒去跟曉梅求證過,直到那一天曉梅告訴他發生事情後,他似乎更篤定朋友所說的話具有一定的可信度。他心想,不管是真是假,獨自跟一個男人在轎車內,尤其是晚上,似乎不太妥當吧!
    或許是朋友的這段話一直在心中盤據,讓他心裡產生變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近兩年的軍旅生涯,對於他的衝擊很大。
    軍旅生活那種沒有自由的感覺一直在心中糾結著,還有那一天家人通知他父親病危的消息,突如其來的打擊,又讓他感到心痛。這些心事他來不及跟曉梅傾訴,也沒有心對他傾訴。當他辦完父親的喪事後,卻只能又無奈的回到部隊裡,家裡日益困頓的經濟,兩個還在唸書的弟妹,他只能眼睜睜的看他繼續惡化。
    曉梅的心在痛,他的心又何嘗不痛呢?無奈,只能說命運造弄人吧!
                                                                          (9).
    又是一個部隊休假的早晨,泰森和部隊的弟兄踏出軍營,習慣一個人往壽山公園的那處情人椅走去,以往壽山公園上除了早晨運動的老先生、老太太外,很少年輕人來此,他一步一步地靠近那裡,視線裡出現一名身材姣好的年輕女子,她痴痴地坐在情人椅上,.那股若有所思的神態,靠得越近越覺得眼熟,泰森好奇的繼續趨前走去,正當靠近他的身旁要一探究竟時,那個女子突地轉過頭來,
    「泰森!」
    那熟悉而又曾經在他腦海中度過無數個午夜夢迴的聲音突地出現在他耳畔。那是他期待卻又怕受傷害的聲音,此刻只能任憑它在心裡頭肆意的激盪。
    沒錯,就是曉梅!一大早她便來到兩個人最常坐的那張情人椅,坐定後的心情夾雜著受了傷的痛楚,想挽回兩人原來的感情嗎?沒錯!只是她的信心早已流失、消散。
    「泰森!」曉梅輕聲的叫著,淚水已經不聽使喚流了下來。
    「可以給我一次機會嗎?」
    「如果你不再愛我,可以角色互換,讓我來追你好嗎?」
    泰森仍不發一言,連正眼都不敢看著曉梅。
感情的事情很奇妙,當心裡放下的時候,想挽回似乎成了一場痴夢,當初愛的死去活來,當命運造弄的時候,時間跟空間都成了負面的效果。
    那一天就在只有哭泣沒有迴響的節奏下度過了!
    曉梅被趕出家門後,李智仁更是大獻殷勤,替她找房子,接她上下班,在她空虛的心靈裡,此刻只有李智仁才是她最大的依靠,環境造成她別無選擇了!
    曉梅終於在情不由己的情況下,和李智仁同居了,家裡頭對此更加不諒解。
    那一天,泰森步入了張家,苦苦地替曉梅求情。
    「伯父,伯母,事情已到了這種地步,您就成全他們吧!或許,我跟曉梅本來即是註定無緣結合的!」
    去年五月,曉梅和李智仁終於完成了終身大事。
    這一切,彷彿是冥冥中註定好的,誰也怨不得誰,只是一段緣分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re 的頭像
Clare

Clare的生活品味(台灣旅遊)

Cl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